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第36届金鸡奖在厦门开奖,戏曲表演艺术家何赛飞获得最佳女主角奖。

  这是60岁的她首次获得提名。

  领奖时,她开心地擦拭眼泪感慨:几十年的辛苦和创作的艰辛,在此时此刻烟消云散……我情愿少活几年,也想多创作一点角色奉献给大家。

  金鸡奖好多年没出过实至名归到这种程度的得主了。

  「德艺双馨」是烂大街的评价,但用在她身上,却如此贴切。

  不为别的,就为半年前她的这一声怒吼——何赛飞以影视闻名,但也就是在半年前那次怒批中,我们才知道,她一直认为自己是越剧演员,团里排不出戏才演的影视剧。但一有机会,就为振兴越剧奔走。

  她似乎就没演过「良家妇女」窑姐、戏子、姨太太,最后的下场多是疯颠,人称「姨太太专业户」。

  然而现实中的她,清白得不能再清白。

  从影零绯闻,嫁给了初恋,结婚32年,夫妻恩爱如初。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很多人说,不好的原生家庭,难以养出性格健全的孩子,但何赛飞打破了这个诅咒。

  苦难的少年

  1963年,何赛飞生于浙江省岱山,家里有三个女孩,她是老二。

  父亲是一名文化工作者,母亲身弱多病,为了给母亲治病,父亲把房子,自己的乐器,好一点的衣服都卖掉了,一家人租住在小小的平房里。

  何赛飞出生不久后,父母就被下放到一个叫官山的小岛,一家人的日子更加难。

  1968年,父母离婚,她的家碎了。

  年仅5岁的何赛飞隐隐约约感觉父母要分开,她想跟着母亲,可是她被判给了父亲。

  某天,母亲说要带她去照相馆,从小渴望拍照的她格外开心和兴奋,她不知道,这将是一场痛苦的分离。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当母亲拉着她一步步走向父亲的出租屋,将她交给父亲时,她反应过来,以后不能跟妈妈过了。

  她大哭,跌跌撞撞地去追赶远去的母亲,却被父亲一把抱住。

  父亲抱着她一边往回走,一边发下誓言:

  我不相信养不大我的女儿,她不成人,绝不再娶。

  结果,这位父亲终身没有再娶,可他把女儿培养成材了。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以父亲被下放的身份,何赛飞想过好日子是不可能的。

  父亲每天起早贪黑地劳动,回到家往往已经累瘫饿昏,何赛飞每天都在家饱一顿饥一顿。后来,父亲决定教她自己做饭,照顾自己。

  6岁的何赛飞,人还没炉灶高,就学会了做饭,打扫卫生,像个小主妇一样,忙里忙外,等着父亲回家。

  贫寒的家境,让父亲感到暗无天日的绝望,他不希望女儿跟自己一样,认为女儿一定要有一技之长,才能摆脱贫穷和绝望。

  只要一有空,他就教女儿三弦,从小培养女儿艺术方面的素养。

  1979年底,浙江岱山剧团招工。在当时,进入剧团就意味着可以获得城镇户口。16岁的何赛飞想报考乐器演奏,却发现人家只招越剧演员。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父亲当机立断,给女儿找来越剧老师,现学现用。

  才短短几个月,何赛飞就凭借「三脚猫」功夫,成功考入了岱山剧团。天赋异禀的她,用了一年,就获得出演大戏《终生大事》女主角的机会。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某天,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那一头,是她的亲妹妹。

  当初分离时,妹妹不到1岁,她想不到,断了十几年的姐妹情,还能续上。

  原来,妹妹想学越剧,托人找到小有名气的姐姐,想请姐姐辅导她。

  有其姐,必有其妹。妹妹和姐姐一样聪明,教了不到一年,她就考入了剧团。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因为越剧,她们再续了一段神奇的姐妹缘。

  姐妹俩经常同台演出,整整10年,她们是「台上并蒂莲,台下姐妹花」。妹妹演许仙,姐姐就演白素贞,妹妹演梁山伯,姐姐就是祝英台。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那时候的何赛飞有多红?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小生头榜是茅威涛,名旦便是何赛飞。

  她曾在北京人民剧院、人民大会堂等地演出,还到周总理家做过客。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佳人十八,眉若远黛,眼含秋波,肤似桃花,青丝如卷,惊鸿艳影。

  如此窈窕淑女,自然是君子好逑。

  女神没人追,一追就嫁

  何赛飞所在的小百花越剧团,里面都是一群水灵灵的小姑娘。

  每天都有一群小伙子扒在窗户上看她们训练,但是何赛飞表示,当时并没有人追她。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她打趣说,自己长得一年比一年漂亮,一般的小伙都不敢追。

  说来也有道理,现实生活中,往往那些越女神级别的女孩,越没人敢追。

  眼看着桃花都要被美貌拦住了,怀春少女当然着急,一个个睁着眼睛使劲找,锁定了就不放过。

  1983年,何赛飞盯上了自己导师的儿子杨楠。

  小伙子大她6岁,是一名年轻的公安。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何赛飞是一个观念比较传统的女孩,甚至对感情有洁癖。因为自己的出身,目睹过父母分离,经历了家庭破裂的她,在自己的感情上,她最注重的就是「稳」。

  剧团的演出经常让演员有家难归,过年过节的时候,就聚在老师家里过,一来二去,就跟老师的儿子聊上了。

  那一年春节,何赛飞因为演出没能跟家人团聚,杨楠给她写了封信:

  我爱大海,也爱大海的女儿。

  何赛飞家就住在大海边,这句话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恋爱经验为零的何赛飞,根本抵挡不了这种攻势,马上被打动了,两人谈起了甜甜的恋爱。

  1988年除夕夜,26岁的何赛飞与杨楠结婚。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当时的何赛飞,已经凭借金鸡奖最佳戏曲片《五女拜寿》红遍全国,又出演了电影版《红楼梦》,还接到大导演张艺谋的邀请。事业上步步高升,她根本不敢要孩子。

  作为丈夫,杨楠对妻子的宠爱也是没下限了。

  她想拼事业,他就放手让她去飞;

  她不想生孩子,他就惯着,直到她愿意生为止;

  结婚10年,何赛飞终于生下儿子,取名何啸风,唯一的儿子,丈夫让他随母姓;

  为了让妻子全心搞事业,杨楠又全力担起了带孩子的责任。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中国好丈夫,说的就是他。

  从戏剧到影视

  90年代,市场经济开始起步,越剧在市场上遇到巨大冲击,团里排不出戏。

  想演戏怎么办?

  接拍影视剧。

  接到《大红灯笼高高挂》里面三姨太梅姗这个角色时,何赛飞其实是有点犹豫的,一来她有点放不下主角的包袱,二来她是唱越剧的,而三姨太唱的是京剧。

  但认真看完原著《妻妾成群》后,她被这个角色深深吸引,立马抛开主角的包袱,同意参演。

  虽然她有戏曲的功底,但越剧和京越的唱法根本不同。为了演好三姨太,她拜京剧老师学艺,每天骑着单车顶着烈日去练习京剧。

  又一次现学现用,她还是把三姨太演活了。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三姨太梅姗本来是个京剧名旦,但嫁入那个阴沉的大院后,她要在三个太太中周旋,每天过着明争暗斗的生活。但是梅姗并不善长此道,所以她总是用任性的举动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全感。

  有影评人说,她之所以能演得如此细腻,是因为她也曾经历生活的坎坷,对于环境的不安全感,她并不陌生。

  她坦白,自己从小就有一种不安定和不安全感,使得她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何赛飞的名气很快冲出了戏曲圈,被更多的电影观众所认识。

  有个法国观众在看过电影后特别欣赏她的京剧唱腔,想邀请她去法国荣誉军团的团庆上演出,在中国的京剧团里打听了一圈,都没找着她。最后才知道,人家是越剧团的。

  《大红灯笼高高挂》之后,何赛飞陆续接到陈凯歌、李少红、李安等大导演的邀请,参演了《风月》(未在大陆上映)、《红粉》、《色戒》等经典作品。

  对于年轻一点的观众,她最被人熟知的角色,应该就是《大宅门》的杨九红。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这个角色原是蒋雯丽放弃的,何赛飞愿意接下这个角色,导演郭宝昌却犯嘀咕,生怕江南妹子演不了老北京。

  但事实证明导演多虑了,何赛飞的表演深入人心。

  从起初的放浪形骸,到入了大宅门之后的委屈痛苦,她都将这个苦命女人演绎得很出彩。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性格极致的角色,对演员是一种折磨,但何赛飞把它当成享受:

  饰演这个角色很过瘾,她的命运太跌宕起伏了,让我非常揪心,饰演完杨九红之后,我很久没有从角色中走出来,感觉自己的精力都被掏空了。

  对每一个角色都拼尽全力,掏心掏肺地表演和付出,是何赛飞对于自己演员这个身份的基本要求。

  这位姨太太专业户,60岁获奖,半年前她才含泪质问行业「戏呢?钱呢?」

  她要么不演,一演就成经典。

  作为国家一级演员的她,功成名就,却保有普通女子的柔情与知足。

  每次谈到她的成就,她都会表现出一脸的歉疚。

  幸亏孩子的爸爸工作稳定一些,否则真是很难办,我先生为我们的家付出很多,因为我不在,他就把自己的业余时间都用到了孩子身上,连一般男人的社会应酬也不得不牺牲掉。

  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母,她承认自己对家庭的情感付出远远比不过丈夫,因为工作而不得不缺席儿子的成长,会令她黯然神伤。

  而今年获奖的《追月娱乐新闻》,就是讲这样一位「另类母亲」的故事:越剧名角戚老师年轻时以一出《追月》红遍全国,晚年病入膏肓的她想见三个孩子最后一面,但孩子们却显得很陌生……

  你们看看,这难道不是为何赛飞定制的角色吗?

  这样的角色落入她手中,她怎么会不拼命演好?她怎么可能演不好?

  波叔真的为她感到高兴。

原创文章,作者:娱乐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gost.com/28/14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