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我眼中的张艺谋导演(张艺谋导演的印象)(我眼中的张艺谋即兴评述)

  张艺谋导演的老作新片《坚如磐石》院线公映已近尾声,口碑、票房基本符合老谋子作品的一贯表现,上映24天,票房12.57亿(实时票房),暂居国内影史票房78位。

  聊聊我眼中的张艺谋导演(张艺谋导演的印象)(我眼中的张艺谋即兴评述)

  按照一般电影公映周期30天计算,过了这个周末,如果没有特别的利好消息,每天小几百万的票房也就延宕下去了,总票房13亿应该是一大关。

  对比排名在前的几部电影,2012年上映的《人再囧途之泰囧》排名77位,总票房12.72亿;2018年上映的《无双》排名76位,总票房12.74亿;2017年上映的《摔跤吧!爸爸》排名75位,总票房12.99亿;2012年上映的《泰坦尼克号》排名74位,总票房13.07亿。

  所以,张导的这部现实题材电影《坚如磐石》大概率会以国内影史票房排名76位到74位收官,也算不错。

  聊聊我眼中的张艺谋导演(张艺谋导演的印象)(我眼中的张艺谋即兴评述)

  当然,创作娱乐题材的头条作品就要有点娱乐精神,我希望张导的作品《坚如磐石》有一个更好的票房表现,也不是因为这部作品的诞生过程跌宕曲折。

  很多走出电影院的观众反映自己看了一头雾水,张导的这部作品除了尺度大题材敏感外,故事讲述和语言使用也是惜字如金又别有深意,即使打起十二分精神跟着剧情走,还是有很多迷惑的地方。

  比如副市长夫人和大老板的关系、副市长和儿子的真实关系、副市长和侄女的关系等等,好像作品中说到了,又感觉没有说透。

  除了这部电影因为题材原因为了公映在原基础上做了较大删减改添以外,我印象中的张导,似乎不是特别擅长讲故事的人。

  翻看张导的履历,他在影视领域取得的荣誉充分佐证了他作为“第五代导演”重要代表人物的突出地位,他的能力和成绩毋庸置疑,即使我个人觉得张导的作品中对于“讲故事”的一点不足,其实也丝毫不耽误张导成为一代“国师”。

  聊聊我眼中的张艺谋导演(张艺谋导演的印象)(我眼中的张艺谋即兴评述)

  对于张艺谋导演的介绍,一般资料上除了说他是国内“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外,还要罗列上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摄影师五个身份,在我看来,这些身份中,编剧应该排名最后,其他四项排名是怎样的顺序,我都没有意见。

  同龄人中,我算是比较早接触到张艺谋导演作品的人,我还在高中时,有一位地理老师,在教好高中地理的同时,怀揣着一个导演梦。

  说起来让人费解,作为一个毕业不久的、有着靓丽外表的女老师(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更合适),她的梦想不是和当时漂亮女孩一样成为电影明星,而是更乐意成为坐在摄像机后面的人,透过镜头观察这个世界。她的解释是“明星只是明星,而导演往往会成为艺术家”。

  可惜这位可爱的老师还是低估了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的包容,现在很多明星已经是艺术家了,也有不少艺术家,更热衷于做明星。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师的宿舍里有一台功放机,连着电视,可以放录像带。

  老师的父母都在县文化馆工作,县文化馆有一个放映队,老师的母亲就在县文化馆的一个部门负责安排电影放映队排片事宜,办公室里有让人眼花缭乱的录像带。老师曾带着我去过她妈妈的单位,我看到屋子里连洗脸盆架上堆放的都是录像带。

  那时我有一个作家梦,做了不少被班主任斥责为“不务正业”的事情,比如看小说,老师说她父母的工作证可以在新华书店里借出书来,看完了再送回去,不用花钱。

  我对不用花钱的事向来痴迷,立刻表现出了对地理老师无限的忠诚,极力谋划和她的良好关系,在自己学好地理的同时,也团结可以团结的同学一起学习地理,对于课堂上她的每一次漫不经心的提问我都积极回应,目的无他,蹭两本不花钱的书看。

  我毛遂自荐做地理课代表,帮着收发作业,把随堂测验的卷子送到她的宿舍,因为她说过一般她不在办公室。地理是副科,连带着地理老师好像也是“副”老师一样,办公室里分了巴掌大一块地方,一张办公桌还是两个老师用。

  所以她经常在宿舍里办公,也就是备课和批改作业、试卷。

  我过去敲门,听到里面有男人的声音,知道老师还没有结婚,不知道是不是找了对象,那时候我的字典里还没有“男朋友”、“女朋友”的概念,都是用“对象”代表,正在自责是不是唐突打扰了老师和对象交流感情,犹豫着要不要赶快跑掉或者躲起来,门开了,老师说进来吧。

  原来是电视里的声音,屏幕上有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男人赤着上身,女人穿着花衣服。看镜头里周围的环境,像是在一个地窖里,昏暗的光线打在两人身上,周围朦胧一片。

  老师说你看,镜头应该是在这边,近焦,广角,补了暖光,才会有这样的效果。说着她站在电视机前,比划着镜头的位置,应该怎样推拉升降,才能把那个逼仄空间里的含义表达明白。

  我更关心的是两个人跑到地窖里去干什么,认为那个景象是自然而然的生活场景,对于老师讲解的拍摄的技巧和注意事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原来是一眼还没有打出水来的枯井,出了事故,两个人被埋在井里。

  聊聊我眼中的张艺谋导演(张艺谋导演的印象)(我眼中的张艺谋即兴评述)

  老师介绍说是一部电影,画面上的男人叫张艺谋,男主演,女人叫什么瑾,忘却了,是男人曾经的初恋,但不是妻子。

  我那时候的认知里屏幕上出现的就是演员,导演是幕后工作者,只会在片头或者片尾的序幕里才会出个名字,所以认定张艺谋是一个演员。

  因为和老师对电影的关注点不同,我总是被她热情的关于拍摄方式方法的讲解打断我更感兴趣的对于内容的了解,干脆说要回去上自习,告别老师离开了她的宿舍。

  这是张艺谋导演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一位农民一样黄土地上困苦的男演员,因为他的表演太过自然,我固执地认为他一定是在那样的环境里生活了许久并喜欢那样的生活,就像平时我写东西,写到父亲一定是一脸严肃,写到祖父一定是白羊肚手巾,写到班主任一定是戴着眼镜的紧锁眉头的三十多岁的“小老头”,只有生活的才是真实的,没有生活中的熟悉,哪有镜头前的自然;没有经历,哪有创造;

  大概也是因为自己出身农家,我觉得演员张艺谋是一个并不遥远的真实的人,不像当时的杂志《大众电影》里的明星那样遥不可及。

  一位摄影出身的人走上导演之路有多远,张艺谋的经历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我也是在后来和地理老师的聊天中知道张艺谋其实并不是表演出身,也不是农村娃,只不过后来插过队在农村锻炼过,爱好摄影,被北影破格录取,正儿八经的摄影科班出身。

  甚至张艺谋挑大梁出演《老井》的男主角孙旺泉之前没有演过电影,没有演戏的经验,不得不说作为摄影师,在片场能够捕捉到演员的精彩表现娱乐新闻,本身对于演戏的理解,已经高出普通人许多,就像电影《老井》的导演陆天明说的那样:你本身就是学艺术的,懂艺术!

  为此我特意央求地理老师到她妈妈的单位借来张艺谋作为摄影师参与的电影《一个和八个》、《黄土地》的录像带,在老师的分析讲解下欣赏这两部电影的光影艺术,颇有些感触。

  尤其是《一个和八个》中的一个镜头:王金赤裸上身半跪姿势端着枪射击的画面,那种虚实结合对视觉的冲击力,让人印象深刻。

  再后来摄影师张艺谋就“演而优则导”了,他导演的第一部电影《红高粱》我也是在地理老师的宿舍里通过小电视播放录像带看的,可惜老师那台电视本身是黑白的,为了丰富色彩在屏幕前敷了一张彩膜,看上去画面里的内容是彩色的,其实有很多失真的地方。

  我还是被那种一团一团的红震撼,被电影的讲述方式折服,欣赏故事的同时感受视觉冲击,是不错的观影体验。

  高三时学习紧张起来,再就是地理课结束了,老师去教新的班级,我没有了蹭书蹭电影的借口,老谋子暂时离开了我的学习和生活,我不得不收拢心思,为备战高考冲刺。

  进入大学后时间充裕又紧张,自由支配的时间多了,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又把那些时间瓜分殆尽。那个时候的中国电影开始了真正的百花齐放,港台电影开始杀入内地市场,除了选修的“影视赏析与艺术素养”看了张艺谋的《菊豆》和《秋菊打官司》,更多的选择淡化了高中时张艺谋留下的深刻印象,好像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张艺谋的作品开始被诟病,尤其是1994年以后的作品,普遍反应故事性不强,对于我这种偏好文学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缺憾。

  我一直认为人有百手也不能无所不通,张艺谋的作品需要一个好的编剧,比如拍摄的《活着》,芦苇和余华做编剧,一个是编剧界久负盛名,一个是原著作者,几方合力奉献了经典。有一段时间他和王述平合作,比如拍《有话好好说》,表现就非常惊艳,故事讲的跌宕又合情合理,内容国内汽车推荐展开张弛有度,情节设计跌宕起伏,矛盾冲突都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是我非常喜欢的张艺谋的作品之一。

  只是张艺谋一直在那里,好的编剧不一定一直在他身边,电影作品面对大众,审美层次有高有低,如果不能面面俱到,每个人都能在观影过程中引发共鸣,有些非议也就在所难免。

  2002年,老谋子拉开了国内商业大片的序幕,同样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只是这时候第六代导演慢慢走向前台,奉献的作品更能搔到年轻人的痒处,观影主体发生了改变,老谋子的各种尝试也就不温不火,很难再有惊艳的成绩。

  这一次祭出《坚如磐石》,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完全体现张艺谋的拍摄初衷,确实是一种遗憾。好在国师毕竟是国师,在被动局面下依然保持了作品的完整性,尤其是在处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情节时,给观众留下了足够的想象空间,就像那句文学里的名言一样,一千个观影者中,心目中就有一千个《坚如磐石》。

  聊聊我眼中的张艺谋导演(张艺谋导演的印象)(我眼中的张艺谋即兴评述)

原创文章,作者:娱乐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gost.com/25/14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