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播“小涛在非洲”遇害,在非主播谈现状:安全最重要

  11月28日,主播“小涛在非洲”在埃塞俄比亚遇害一事引发关注,其朋友杨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于当地时间11月26日凌晨,疑似小涛发现手机被盗,与嫌疑人发生冲突后被刀捅伤致死。据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消息,大使馆已联系当地警方督促案件查办,同时派工作人员与小涛家属联系,协助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和小涛同在埃塞俄比亚的表弟林轩(化名)在案发后曾见到了被警方控制的嫌疑人,他告诉记者,嫌疑人20岁出头,护照信息显示,他是山东籍,护照发放地为黑龙江。但截至记者发稿前,还没有相关部门确认嫌疑人为中国籍的信息。

  11月29日中午11点半,杨先生发布视频表示:关于小涛在非洲遇害一事,国内(相关部门)已经为小涛家属开启绿灯,办理来非洲的手续,感谢祖国的重视和关怀。

  据了解,国内已有不少主播在非洲谋生。在海外直播流量好、素材比较多,且有熟人帮衬,是他们选择到非洲做主播的原因。也有主播表示,在非洲,除了能吃苦,安全是最重要的方面。

  网络主播“小涛在非洲”遇害,在非主播谈现状:安全最重要

  小涛的短视频平台账号头像,是他和两名当地人的合照,站在中间的小涛抬起双臂,笑容灿烂。图源小涛短视频账号

  小涛遇害身亡,家属希望将遗体运回国

  杨先生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事件经过。事发前,小涛和朋友们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一家客栈落脚,他和两名当地人住在五楼的多人间,杨先生住在二楼。当地时间11月26日凌晨3点40分左右,与小涛同屋的住客冲到二楼敲他的门,杨先生随即上到五楼,见小涛趴在走廊地上,身上都是血,行凶者不见踪影。“当时他还能说话,我问他是谁捅的,他说不认识。”小涛还让杨先生拍视频留证据,再打医院电话救他。

  “跟我讲了几句话,然后他就不行了。”杨先生说,小涛后来被送到医院,宣告不治。

  客栈老板帮忙报了警,事发约一小时后警察赶到现场勘察,循着脚印进入一单人间将犯罪嫌疑人抓获。杨先生称,彼时,嫌疑人正在清理房间和自己手指头的伤口,床单及被罩上和垃圾筐里布满了血渍。

  两名和小涛同屋的当地住客告诉杨先生,事发时,他们正在睡觉,被惊醒后,看到嫌疑人正拿刀捅向小涛,二人由于害怕,连忙躲开,跑到楼下找人求助。

  网络主播“小涛在非洲”遇害,在非主播谈现状:安全最重要

  事发后,小涛朋友录制了客栈环境视频进行介绍。网络视频截图

  杨先生说,警察把嫌疑人带到一楼,对他的包做例行检查,搜出6部手机,其中1部是嫌疑人自己的,另1部是小涛的,还有4部嫌疑人均无法解开指纹。和小涛同在埃塞俄比亚的表弟林轩告诉记者,嫌疑人20岁出头,护照信息显示,他是山东籍,护照发放地为黑龙江。

  11月27日,杨先生等人在法院再次见到嫌疑人,“他说小涛不是他杀的,一会儿说是正当防卫,一会儿又说是小涛先动的手。”当地办案部门告知杨先生及小涛亲属等待调查,必要时需进行配合。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工作人员对他们表示,如有更多诉求,可提供证据,大使馆再和当地部门交涉。

  林轩表示,作为小涛亲属,他在当地等待着两件事情,一是案件调查结果,二是想把小涛遗体运回国,后者费用较高,他们还在想办法解决。“没经历过这些,家里边特别乱,我们现在特别需要帮助。”28日晚,小涛在国内的堂弟陈诚(化名)说,小涛发生意外的事让家里人着急和无助,他想让哥哥的遗体早日回国。

  顶梁柱,好兄弟,辛勤的人

热点资讯网

  在小涛的账号信息里,他这样介绍自己:80后非漂埃塞俄比亚,分享在非洲的日常,了解原始部落生活。林轩告诉记者,小涛是河北邯郸人,今年38岁,父母年过7旬,和妻子育有一儿一女,儿子17岁、女儿12岁,“他是家里的经济支柱。”

  陈先生和小涛是同村的朋友,他也提到小涛在家里“顶梁柱”的作用;小涛在家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在陈先生心中,小涛从小就是“孩子头”,并且敢于尝试新事物,乐意分享成果。初中毕业后,小涛踏入社会,干过包工头,也在北京做过消杀公司,曾带动村里和周边村落的年轻人做起了消杀这门生意。回村的时候,小涛会带残障人士洗澡,给他们烟酒,“他和村里老少爷们的关系都非常好,是受人尊敬的好兄弟。”

  新冠病毒感染“乙类乙管”之后,消杀生意逐渐淡了下来,今年8月,在朋友邀请下,小涛到埃塞俄比亚开始做直播。据新京报此前报道,小涛在埃塞俄比亚承包了大片土地,原计划从国内运输耕种设备去种地。前不久,陈先生和小涛通了电话,他得知小涛从国内带了蔬菜籽去试种,还听说小涛最近在谈租地合同的事。

  小涛本人在账号上共发布了44条短视频,“非洲的蛋糕”“非洲部落相亲现场”“走进唇盘族”“有一种美食叫木呐”……他向网友展示和介绍埃塞俄比亚的风光和人情。

  林轩说,小涛有一个当地的助理,会英语。大家跟原始部落的人交流时,会用部落的单词和英文单词,以及手语,“日常沟通还是可以的。”

  对于小涛的离世,粉丝们亦难掩悲伤。有人谈及,喜欢看小涛直播的原因是,“他人品比较好,不乱骂人。”

  更多粉丝用辛勤来评价小涛。在他们眼里,小涛是个善良又勤快的人,天还没亮就走路去直播,小涛也是最辛苦的主播,每天起早贪黑工作,就是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在9月12日的一条视频中,小涛行走在黑暗中,“家人们,这是埃塞俄比亚早上5:50啊,出门的时候还有网,现在到这(当地酒店)门口没网了,国内汽车推荐遇到几个穿得挺漂亮的小孩,挺开心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网络主播“小涛在非洲”遇害,在非主播谈现状:安全最重要

  小涛账号发布的部分视频内容。网络截图

  在非洲做直播,能吃苦,还要耐得住寂寞

  记者以“非洲”为关键词在短视频平台进行用户搜索,发现IP归属地在非洲的中国主播们主要位于埃塞俄比亚、赞比亚、几内亚、肯尼亚、乌干达等国家,粉丝数量大的已超780万人次。

  和小涛一样,吴舟(化名)也是一名今年刚到埃塞俄比亚的中国主播。今年3月份,经朋友介绍,吴舟踏上了这片陌生的土地。在海外直播流量好、素材比较多,且有熟人帮衬,是他选择到非洲做主播的原因。

  吴舟的直播内容通常围绕当地一家人的日常生活展开,自己也是在一次次直播中,慢慢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很多人对非洲和非洲人不了解,我就一一解答,他们吃什么、住什么、每天干什么,这边的婚礼和衣食住行都能吸引人。”记者注意到,在小涛的账号中,有关非洲原始部落婚礼的视频是获赞量比较高的作品。

  作为主播,观众喜欢看什么,吴舟就选择性地播什么。开播时间固定在北京时间每天上午9点和下午5点,一天播一次或两次,每次时长两三个小时,历史最高在线观看人数有5千多人。直播打赏和带货是在非主播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在吴舟看来,这份工作的收入和付出是持平的,不会很高也不会太低,自己对现状比较满意。

  但在非主播魏铭杰(化名)的看法跟吴舟不同。据他观察,就今年而言,在(直播)平台购物的人越来越少,绝大多数在非洲的主播处于赔钱状态,他自己也因此停播。

  “非洲主播大多数都去原始部落,播那里的生活。”魏铭杰说自己主要在偏远部落直播而非原始部落,因为原始部落水电不充足,饮食单一,卫生差,蚊虫多,“到原始部落直播的主播赚钱是应该的,太苦了。”他介绍,在原始部落直播的主播们住在当地的简陋旅馆,餐食以意大利面、面包和羊肉为主,“做法和卫生方面的原因,导致吃完经常拉肚子。”

  魏铭杰和吴舟都表示,在非主播们多是自己运营账号,签公司的占少数。吴舟说,他之所以把直播内容聚焦在当地家庭,是为了保证人身安全,“其他地方没信号。”直播开始前,他都会和入镜主人公提前打好招呼,在尊重的基础上进行真实拍摄;时间久了,主播会和被拍摄者打成一片,形成朋友关系。

  吴舟还表示,直播收益会和当地家庭分成,平日里,他和主播朋友们也会为当地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比如帮助采购西红柿等物资,请他们吃饭,或者给他们买点衣服。会有少数观众误会主播们不帮当地人,魏铭杰说,实际上,多数主播除了会给当地人分成,都会给当地人买东西,只不过没有拍进直播间。

  到埃塞俄比亚的8个月来,吴舟住在一家酒店里,他不敢单独出门,总和朋友结伴出行,身上不会携带太多钱,也没有遇到过危险情况。他逐渐适应了非洲的气候,也学会了一些简单交流方式,“现在(做直播)就是正常上下班,没什么特别的。”

  魏铭杰对小涛的意外遭遇感到可惜。他在非洲的生存方式为白天不露钱财,晚上不出门。他觉得,适合在非洲做主播的人,是能吃苦的人,“不是一般的苦,还要耐得住寂寞。”

  吴舟计划年底回国,至于过完年是否要继续到非洲做主播,他表示“再看情况。”他认为,脑瓜子聪明、会说话的人比较适合当主播,如果想要远赴非洲,安全是最重要的方面,“慎重出行,一定要有信得过的人在,否则独自在外很容易吃亏。”

  新京报记者 罗艳

  编辑 胡杰 校对 吴兴发

  新京报记者赵露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创文章,作者:娱乐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gost.com/25/14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