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新世纪以来,随着网络电视,手机、电脑以及各大APP的竞相涌入,电视剧的播出平台和播出方式逐渐变得更加多元化和现代化。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军事题材电视剧也开始在我国迎来了建国后的另一个高峰期。在这些军事题材电视剧中,尤以高希希的军事题材电视剧最为显著,他导演的军事题材电视剧一度被称为“收视率的保障”。

  新世纪以前一提到军事题材电视剧,观众就会产生逆反心理,潜意识里感觉新世纪以前传统军事题材电视剧里的国家意识形态过于明显,宣教色彩也尤其浓重。

  但新世纪初高希希的《历史的天空》彻底打翻了这个藩篱,这部剧开创了草根英雄,儒将军人风采、知识型精英人物塑造的新叙事特征,赋予了军人新型的话语模式。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卡勒德?胡赛尼的《追风筝的人》至今仍风靡世界,作为经典作品被广泛推广,这离不开作者选取的阿米尔的儿童叙事视角,儿童作为人群中的弱势群体,角色本身就带有一定的吸引力,以儿童的视角儿童的心理去感悟现实中成人之间的友好与对立,进而产生另一种新奇的审美旨趣,更容易引起受众的共鸣。

  莫言的小说《生死疲劳》通过被枪毙的地主西门在历经驴、牛、猪和狗的轮回后,最后又成为了人个大头婴儿的故事展开,以动物的眼睛和视角来睥睨社会,使这部作品成为史诗巨著;卡夫卡的《变形计》通过讲述主人公睡醒一觉后变成甲虫的事件,批判了社会人生的世态炎凉,小说中利用日常生活和荒诞世界的立体叙事视角的转换,旨在唤醒迷失自我的变形人。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也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它是叙述者在讲述故事时选取的角度与方式,也是创作者对事件的解释与加工。

  不同的叙事视角不仅影响到所讲述的各种事件及其讲述过程,也将决定受传者对剧中人物的感受和行为之意义等。可以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叙事视角与军事题材电视剧剧本的人物建构、叙事结构、叙事主旨等紧密相连。

  纵观新世纪之前高希希的军事题材电视剧我们不难发现,这几部军事题材电视剧都是采用单一的叙事模式,在叙事上,以客观描述为主,导演的情感更多地在隐藏在情节的处理和人物的塑造等方面。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但是新世纪以来高希希的军事题材电视剧很大程度上突破了这种藩篱,新世纪以来高希希的军事题材电视剧在某种层面上消解了传统意义上的二元对立,开拓了军事题材电视剧在叙事和心理双重时空中的表现力。

  俄国学者普列汉诺夫曾指出:“任何民族的艺术主要是以心理为基础,即相应时期的作用娱乐新闻都包含了该时期的社会心理”军事题材电视剧《光荣岁月》正是采用外在叙事与内在心理交融的的双重叙事线索,并且这个叙事线索是作为连接整部剧主脉的一个介质,贯穿于这部剧的整个框架中的。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该剧中邹大伦从青年时一腔热血投笔从戎立志参军报国到老年时生活的萧条是整部剧的外在叙事线索,周边的朋友尤其是苑志豪对他态度的一次次变化是另一条叙事线索。

  剧中邹大伦对革命的信仰、对妻子的疼爱、对朋友的义气、对长辈的孝敬等等是导演特意想要宣扬的内在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此外,该剧也通过讲述邹大伦在经历了一系列变故之后的心理变化和精神面貌,来揭示万千大众的世间百态和人生浮沉。

  《光荣岁月》中的外在叙事线索可以简要归纳为“理解一误解一再理解一再误解”的过程。剧中邹大伦最初和苑志豪是无话不谈的好战友好朋友,二人之间毫无间隙,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然而苑志豪的妹妹苑青的死让苑志豪一直误认为是邹大伦没有保护好她,这件事情也让苑志豪对邹大伦一直耿耿于怀,无法原谅他;后来苑志豪从妻子柏香茗那里得知,邹大伦一直默默地赡养自己的父亲,还每月给父亲送钱的时候。

  苑志豪备受感动,对他的误解也随之消失了;就在观众松了一口气的瞬间,苑志豪看到了妻子和邹大伦一块吃饭,以及他秘密地教儿子拉二胡,心中的怒火再次一发不可收拾地爆发了出来,和妻子狠狠地吵了一架,然后就愤然离开了,妻子也因为伤心而黯然离世。

  剧集的最后:妻子留下了一份遗嘱:“十七乃相识,七十不相知”,在这里导演和编剧之所以这样设置,其实是想借女主的口吻,给当下的年轻人敲响一个警钟,做人可以特立独行,但一定不要恃才傲物。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可以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情操,但一定不能夹杂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可以有为理想而献身的虔诚;但一定不能漠视友情疏远亲情。艺术的成功与否与观众的审美感受息息相关,在创作过程中,不能脱离群众,搞极端主义。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光荣岁月》中人物的心理活动与外在叙事线索相辅相成,共同推动着剧情的发展。

  电视剧的一开始邹大伦是个多才多艺热情幽默的才华青年,认为唯有投身革命才能显示出自己爱国的热情和决心,后来在经历了苑青的牺牲,养父的叛变,死里逃生等一系列变故以后,内心的想法发生了逆转,他开始变得不言不语,压抑自己,在戏班里学习别人都不愿学的矮子功,通过在台上扮演丑角来抒发自己内心的愤懑和无奈。

  在军事题材电视剧中视角是作为一种独特的叙事手段和技巧而存在

  这种心理状态通过邹大伦的行动和内心独白的形式呈现在屏幕上,贯穿整部电视的始终,通过内在心理和外在叙事线索的双重叙事模式更容易吸引和感染观众,从而实现剧中人物与观众的情感共鸣,满足受众的审美期待和审美体验。

原创文章,作者:娱乐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gost.com/11/13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