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别谦先生到上海(闷笑完结篇)(刘别谦式)(刘别谦风格)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里预告过,上海艺术电影联盟10月主办的德国电影大师刘别谦作品回顾展将在学术性上有所拓展,来自同济大学的电影学者汤惟杰不仅为回顾展找到了大量对应的当年上海放映的线索,同时还奉献出了两篇精彩的考证文章。

  本周三已经刊登了汤惟杰关于刘别谦默片作品在上海的放映情况梳理,今天推出的是有声片部分。

  考虑到这两篇文章发表之后肯定会有上海电影评论学会等兄弟单位转载,因此为了方便其他机构转载,本文并未开原创标识,但它的确是原创首发。

  刘别谦先生到上海(二)

  看过了三部“不响”,接下来我们便到了1932年。

  1923年到1932,并非简单的数字掉了个个儿,这九年中的世界电影大势,乃是从默不作声化作念念有词,默片退去,电影史开启了有声片年代。这九年里,刘别谦在中国影迷人群中声望日高,上海的电影院年年都有刘老师的作品放映,刘别谦本人也成了票房的号召,“导演圣手”之类头衔时见于报端影戏广告版,不再依托那位伪“卓别林新妇” 巴赖女士。而且,相比1923年,沪上影院映出的不再是隔年的陈片,端出的乃是“火热哒哒滚”的刘别谦本年新出品,1930年甚至达四部之多。刘老师于1929年底以一部The Love Parade开启了他的有声片之路,该片1929年底纽约首映,1930年1月全美公映,3月上海奥迪安大戏院上映时片名译作《璇宫艳史》。

  刘别谦先生到上海(闷笑完结篇)(刘别谦式)(刘别谦风格)

  《璇宫艳史》剧照

  这九年,同时也是上海都市娱乐新闻现代化速度高涨的年头,就以刘别谦作品的首映影院而言,就从1923年的卡尔登、上海大戏院、爱普庐逐渐扩展到百星、夏令配克、光陆、奥迪安等。其中几家堪称二〇年代的“电影宫”级别的豪华放映空间。

  到了三〇年代,风光更是不同。1931年,《良友》画报做了一期跨页的“上海的影戏院”专题图文推介,展示了上海的21家影院;而到1934年,中华书局当年出版的《上海市指南》,更是罗列出了45家影院。

  《天堂里的烦恼》(Trouble in Paradise)一片登陆上海的首映派头不小,光陆-兰心两家联映,日期是1932年12月30日,此片在美国本土的上映时间为本年10月。两家首轮影院为此片定了一个颇辣眼睛的中文片名——《性爱的俘虏》。次年6月初,虹口海宁路上新建不久的融光大戏院(Ritz Theatre,国际电影院原名)再度放映此片,也许是为了减轻观众们对片名的“烦恼”,为该片另取名《真恋假爱》,之后其它影院放映时也沿用了这个新片名。

  刘别谦先生到上海(闷笑完结篇)(刘别谦式)(刘别谦风格)

  《天堂里的烦恼》当年以《性爱的俘虏》为片名的开映广告

  我们不妨摘一段91年前此片的广告词:“导演圣手刘别谦空前艺术巨大作品 主演神妙精警非常贡献 一个热在骨子里的少女 一个骚在骨子里的寡妇 各个施展性的本能 争斗爱情的俘虏”,抄录到此,汤老师感觉有必要赶紧打住。

  说到1932年在上海的刘别谦,我们还是要提一下那部同样在光陆大戏院放映的《深闺梦里人》(该片有Broken Lullaby和The Man I Killed 两种英文片名),开映时间为4月30日。八十四年之后,法国导演欧荣翻拍了这部片子,也就是Frantz。

  1934年3月14日,国泰大戏院开映《爱情无计》(Design for Living),人物架构恰跟《天堂的烦恼》颠倒,三角关系改成了二男一女。在这部移植自编剧家诺埃尔·考沃德作品的同名影片中,刘老师展示了对情爱主题的高超驾驭功力,那是在观众隐秘欲望和道德诉求的两座山峰间走高空钢索的平衡技巧,用之后影史的一句话概括,此即“刘别谦笔触”——国泰大戏院用其地道海派的广告词予以充分阐释:

  《艺海春光》

  万流景仰的大导演刘别谦超一切的非常贡献,三大明星破天荒合作。只可以谈精神恋爱,不得发生肉体关系!

  一个少女,同时爱着两个男子,为永久维持和平计,她把一颗芳心,平均分给他们俩。

  香而且热,趣而且妙。

  《艺海春光》,我们如今译成《爱情无计》。

  刘别谦先生到上海(闷笑完结篇)(刘别谦式)(刘别谦风格)

  《爱情无计》剧照

  Angel(《天使》),是玛琳·黛德丽 Marlene Dietrich跟派拉蒙公司的七年合同到期前拍摄的最后一部片子。该片1937年10月在美国上映,12月23日至30日由上海国泰电影院首轮放映,片名译作《贵妇秘史》。因战事缘故,报上仅有较为简单的广告。

  要是问《小店鸳鸯》匹配的是哪部刘别谦影片,汤老师估计超过八成影迷能猜对,是的,就是The Shop Around the Corner (《街角的商店》),1940年当年8月16日起,在大华(即之前大名鼎鼎的夏令配克影戏院)电影院首轮放映一周,次年6月在金城大戏院亦映一周。汤老师记得有一回电视里放映该片,堂妹看了之后叹了口气,讲“原来《后窗》里头的断腿年轻辰光这么有趣啊,连他眼角有点耷拉我都觉得好看”,我讲“他还参过军,在空军里做到过将官唻”,“哦~~”堂妹有点要昏过去的意思。

  刘别谦先生到上海(闷笑完结篇)(刘别谦式)(刘别谦风格)

  《街角的商店》剧照

  抗战胜利,暂别上海四年之久的各国影片回归,1946年7月10日,上海在整个四〇年代唯一新建的豪华影院——范文照建筑师设计的美琪大戏院放映了令影迷等待已久的Heaven Can Wait (《天堂可以等待》),刘老师终于又回来了。美琪的海报上,写的是——《摩登天堂》。

  那一刻,灯暗下来,座位上的观众等待背后的一束光照亮眼前的幕布,他们等着那部叫《天堂可以等待》的片子,以及那个期盼了许久的名字。(全文完)

  (作者:汤惟杰,电影学者、影评人)

  刘别谦先生到上海(闷笑完结篇)(刘别谦式)(刘别谦风格)

原创文章,作者:娱乐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gost.com/08/13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