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作品豆瓣评分仅5左右 耐看娱乐第四次冲刺港股

  近日,影视公司耐看娱乐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耐看娱乐)第四次向港交所递表。此前,耐看娱乐曾于2022年1月3日、2022年7月18日以及2023年3月13日向港交所递交过上市申请,但均未能通过聆讯。

  在投资方和人员上,耐看娱乐有一定的“明星”光环。前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张栗坤2019年加入耐看娱乐担任CEO(首席执行官)。2020年阿里巴巴也入股公司,这也让耐看娱乐与阿里旗下优酷的合作构成关联交易,一度贡献了50%的年度营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耐看娱乐称有多部作品获得平台票房年度第一的成绩,但从权威评分来看,为公司贡献千万收入以上的作品中,仅有2部在豆瓣平台的评分超过7分,其余大部分作品都在5分左右,“叫座不叫好”。与此同时,以目前耐看娱乐在国内网剧及网络电影市场排名11位、市占率1%的行业地位,且作品大部分为小成本制作,公司要在资金壁垒极高的影视行业实现规模化扩张或面临掣肘。

  与优酷存在关联交易

  耐看娱乐成立于2016年,专注于开发及制作网络内容,即网剧、网络电影及相关IP,也投资于院线电影及与网络视频平台及其他第三方制片商合作提供单独制作服务。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20~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耐看娱乐分别实现收入2.60亿元、3.46亿元、2.06亿元和1.62亿元,分别实现母公司拥有人应占利润3099.5万元、1805.2万元、4754.8万元和1096.7万元,收入规模和盈利水平略有波动。

  目前,耐看娱乐主要是通过北京耐飞科技有限公司(以国内汽车推荐下简称耐飞科技)及其全资子公司天津兔子洞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进行业务运营。

  记者注意到,在7年发展过程中,耐看娱乐吸引了一波明星投资人关注。首先是知名导演及制作人卢炜健,其曾在优酷任职,并参与制作知名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及《麦兜·我和我妈妈》,目前任哔哩哔哩副总裁。2018年,卢炜健控股的公司入股了耐飞科技,持有其7.05%的股权,并于2020年撤资。

  2020年,耐看娱乐迎来阿里影业的投资,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通过注资持有耐飞科技11.11%股权。通常来说,网剧与网络电影的销售对象为网络视频平台,而由于阿里影业对耐飞科技的入股,阿里旗下优酷平台与耐看娱乐的交易构成了关联交易,双方合作关系也进一步加深。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优酷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酷信息)是耐看娱乐2021年娱乐新闻最大客户,也是2020年、2022年和2023年上半年的第二大客户。报告期内,耐看娱乐来自优酷信息及其联属公司产生的收益分别为4580万元、17410万元、5300万元及2990万元,分别占同期总收益的约17.6%、50.4%、25.8%及18.5%。

  老板是前电视主持人

  除了知名投资人外,耐看娱乐还有一个“明星老板”。前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张栗坤于2019年3月加入公司,担任耐看娱乐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记者注意到,张栗坤从主持人转型进入网剧制作行业,缘起于其父亲张广辉。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张广辉是耐飞科技初创股东的出资人之一。2020年,张广辉以一定价格及出于家族传承目的,将相关权益转让给张栗坤。

  值得一提的是,公开资料显示,张栗坤还是演员贾玲的好友,这或许是耐看娱乐能够参与投资电影《你好,李焕英》的渊源,后者自2021年上映后获得高口碑和高票房,累计票房超过50亿元。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20年和2021年,耐看娱乐通过《你好,李焕英》合计确认收入超过1400万元。

  除了《你好,李焕英》之外,耐看娱乐还参与投资了多部院线电影,包括《外层空间的莫扎特》《神探大战》《奇迹·笨小孩》《我和我的家乡》,上述电影分别实现票房2.24亿元、7.12亿元、13.79亿元和28.30亿元。不过,由于院线电影制作大、分工细、环节多,耐看娱乐并非上述院线电影的主要投资方,报告期内公司获得的单部电影投资收益最高不超过1600万元,相比于电影总票房仅是个零头。

  事实上,尽管耐看娱乐参与投资了多部知名院线电影,但其主业仍是网剧和网络电影。自2016年成立以来,耐看娱乐共有首播并产生收入的29部网剧及61部网络电影,网剧及网络电影收入占报告期总收入的76.8%、93.2%、62.3%及91.4%。其中,网剧又按照收入确认的方式,分为分账剧、定制剧和版权剧。

  那么,耐看娱乐这些网络剧集和电影作品,市场反响如何呢?

  在招股书(申报稿)中,耐看娱乐罗列了一系列作品的成绩:2021年网剧《亲爱的柠檬精先生》以超过5000万元的票房收入在2021年中国分账剧中录得最高票房收入;定制剧《你好,火焰蓝》在优酷上获得9999的最高热度(峰值为9999);网络电影《兴安岭猎人传说》以超过4000万元的总票房收入在2021年中国首播网络电影中荣登票房收入榜首;IP网剧《我叫赵甲第》以超过7000万元的总票房收入在2022年优酷播出的分账剧中创下最高票房收入;分账剧《当我飞奔向你》自2023年6月中旬播出以来的票房收入已超过6080万元,在2023年优酷播出的分账剧中创下最高票房收入。

  记者注意到,这些代表作品大部分“叫座不叫好”。统计主要作品的收入和豆瓣评分(为10分制)情况可发现,在收入达到千万级别的网剧和网络电影中,《当我飞奔向你》豆瓣评分最高达到7.9分,《河神2》评分为7.3分,其余十余部基本都不超过6分,基本在5分左右徘徊。其中,报告期(三年半时间)合计收入最高达到7400万元的《你好,火焰蓝》豆瓣评分仅有5.1分;收入排名第二、达到6700万元的《致勇敢的你》豆瓣评分为4.3分;收入第三高、达到5200万元的《循环初恋》豆瓣评分为5.4分。

  公司目前有92名雇员

  参与或主导制作了90部网剧和网络电影作品,但高口碑作品较为稀缺,这或许与耐看娱乐的规模和制作能力有关。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按网剧及网络电影的收入计算,耐看娱乐2022年以1.28亿元的收入在所有网剧及网络电影制作公司及发行公司中排名第十一,市场份额并不高,仅有1%。另外,若单独计算网剧市场份额,耐看娱乐以7910万元的收入在所有网剧公司中排名第三;若单独计算网络电影市场份额,耐看娱乐以4920万元的收入在所有网络电影公司中排名第六。

  从人员配备上看,目前耐看娱乐共有92名雇员,人数排名前三的岗位为策划及开发20人,制作19人、业务运营16人。这样的人员规模实属小团队。

  众所周知,影视行业是高资金壁垒的行业。招股书(申报稿)也指出,进入网剧和网络电影市场往往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和资源。例如,网剧及网络电影业务的整个流程产生的间接费用涉及巨额营运资金,例如演员及创作者的酬金、后期制作开支、营销及发行等。此外,一些热门IP因其庞大的商业价值而拥有足够的投资者,在获得顶级行业资源的投资和制作机会方面具有强大竞争力。除直接投资外,部分制片商可能会通过银行贷款或资金方式利用金融杠杆,当中需要强大的整合能力与各种资源进行磋商。因此,对资本及资源的要求较高为该市场的新进入者设置较高的准入门槛。

  较小的规模也决定了耐看娱乐偏向于周期短、成本低、垫资少的小制作。在招股书(申报稿)中,耐看娱乐表示在三类网剧中更加专注于分账剧及定制剧。原因一是分账剧的投资规模通常较版权剧小很多,因此令注资额较少,或投资回收期较短;二是定制剧的资金及资本投资取决于网络视频平台,这将更符合公司的整体制作规划及现金流状况。

  那么,随着观众对优质影视作品的需求上升,对影视公司制作投入、题材开发、团队搭建等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耐看娱乐的市场开拓、业绩增长或将面临不少挑战。2023年10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扩张计划、内容制作方向等问题试图采访耐看娱乐,其相关负责人通过微信表示,有关情况公司不方便对外回复,婉拒了采访。

  每日经济新闻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原创文章,作者:娱乐新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gost.com/06/12166.html